直击:爵士突现后卫荒 大将受伤新人措手不及

季前赛已经过去了一半,但是对于爵士来讲和太阳的对战才算是真正NBA水准的较量,也是检测休赛期训练结果的时机。在今天的对阵中爵士以112-101的比分实现了季前赛三连胜,但是胜利的喜悦并未出现在球员的脸上,丹特-艾克萨姆的伤情牵动人心。

艾克萨姆的受伤发生在第一节比赛快结束时,他在一次上篮中与防守球员TJ-沃伦发生了碰撞,倒地时表情非常痛苦,甚至一度疼到在用拳头捶打地板。主教练奎因-斯奈德见状也立即从主队替补席起身,横跨半场来观察是什么情况,脸上布满了紧张和不安。当艾克萨姆艰难地站起来时,一直用右手捂着左肩膀,来不及等队医查看便直接跑回了更衣室。媒体席的记者们也纷纷交流到底是什么伤情,会不会很严重,坐在我后面的一位资深记者猜测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脱臼了,结果应该要明天才会出来。这不禁让人回想起当年乐福的胳膊被奥利尼克夹脱臼的场景,直接导致他缺席了当年剩余的所有季后赛。

不幸而又巧合的是,第二节太阳队的TJ-沃伦在防守胡德的一次三分投篮后,意外摔出了边界,头撞在了观众席底部的护栏上,许久没能站起来,最后在队友的搀扶下也直接回到了更衣室,本场比赛同样没有回归。

这一对难兄难弟在一场无关痛痒的季前赛中双双受伤离场,真是运气欠佳,但愿两人都能在常规赛开始前及时康复。

比赛结束后爵士主教练奎因-斯奈德并未像往常一样立刻出现在采访室,而是让各路媒体等了十多分钟,面色凝重的坐在采访席上。艾克萨姆的伤势自然是各路媒体关注的头号问题,斯奈德在谈到他的伤况时语气十分沮丧:“如果你看到了他的左肩就会知道情况有多么的糟糕,现在已经送到医院做核磁共振了查清楚到底哪里受伤。”

今夏戈登-海沃德离队后,爵士开始依靠年轻球员填补空缺,最被教练报以希望的丹特-艾克萨姆作为控卫被重点培养,但是他的突然受伤让今年的新秀多诺万-米切尔不得不被临时顶上,从分位改打控卫。

作为今年的13号秀,他是爵士用去年队中的大前锋特雷-莱尔斯从掘金那里单换过来的,被球队作为未来的关键球员培养。今年夏天他曾砍下夏联史上单场最高38分,并在直接对位探花塔图姆时将对手完爆,这让他在爵士球迷中间积攒了很高的人气,每次他被换上场时观众席总会报以欢呼和掌声。

也许可能是这样的氛围让他今天攻击欲望特别强,频频冲击篮筐,迎着防守人硬上,但这毕竟不是大学比赛,在NBA的高强度对抗下他还是显得有些稚嫩,全场比赛16投仅3中,并出现了许多低级失误。赛后主教练斯奈德并不满意他今天的表现:“对他来说,效率和投篮选择还需要提高,他足够自信,也很有天赋能命中那些困难的上篮,不过还需要进一步地打磨。我不会说满意他今天的表现,他需要从中学习到东西来成长。”

在更衣室里,米切尔穿着第一场悉尼国王队赠送的纪念T恤接受了采访,我注意到他的手机锁屏壁纸是一张他身穿大学球衣的比赛照,这样自恋的他表示自己不会在乎今天糟糕的投篮表现,“我并不太关心投篮数据,不管是16投0中或者是16投16中。我有投篮机会,就是没命中那些球。我也犯了不少低级错误,需要时间来学习和适应比赛。”

相对于进攻,他直言防守才是自己更看重的地方。的确对于刚从大学升级到NBA的米切尔来说,防守太阳当家后卫外号“血布”的布莱德索这样一个运动能力爆表,弹跳速度爆发兼具的控卫,难度颇大。“说实话这也是我的困扰,”他先是苦笑了一下,表现得非常无奈,我能做的就是举高双手,防守布莱德索真的很艰难,他是个强力的得分手,身体素质也很强,速度快,当你站在他面前时,你能做的就是全力以赴了。”

不过他也表示自己还在学习和成长中:“还好我们队里有三个不同风格的控卫,在训练中我学习了不同的防守方式。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更壮一些,不过还好我认为我也足够壮,这也帮了我不少。”

在艾克萨姆伤情不明朗的情况下,米切尔需要快速成长担当起卢比奥下场时串联球队进攻的重任。

米切尔:说实话,那个时刻看着真吓人,他跳起来然后摔在地板上,中场时他们告诉我没什么大问题。我一直在学习里基,丹特和劳尔如何打控卫,跟大学基本上一样,然后我就接手了。我也犯了许多愚蠢的错误,从错误学习和成长,这就是我第一次打控卫。

米切尔:确实很沮丧,他想上场打球,训练得非常刻苦,他总是那个最积极乐观的人,出现这种情况的确令人沮丧,对他来说也是个考验,我衷心希望他能尽快回来。

米切尔:我有投篮机会,就是没命中那些球,就像我说的,我犯了不少低级错误。因为当你顶上控卫的时候,不光要打好自己的比赛,还需要传好球,就像我在大学做得那样,首先要保证组织好进攻,我要回看一下录像,跟队友教练聊一聊,变得更好。

米切尔:说实话我不太关心这个,我更看重防守的表现,第三节我们领先时,我们很注重防守持球人和掩护,并一直延续到了比赛结束,这是我感到骄傲的地方,证明我可以防得很好,就像我说的,并不太关心投篮数据,不管是16投0中或者是16投16中,我觉得今天还不错。

米切尔:最重要的是这需要一段时间,当我第一次打控卫,尝试传球像人们期望的后场球员那样,听取乔的建议,现在感觉还不好,就像我说需要更加适应这个角色。我和里基一起看了许多录像,我在学习他的视野,像他一样处理球,尤其当他就坐在你旁边时,你可以请教他许多问题。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