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第一位皇帝:奥古斯都屋大维是如何将烂棋一步一步走活的

大约在公元前100多年的时候,东方的汉帝国经过文景之治,解决七国之乱,快要迎来汉武大帝的时代了。然而,在遥远的西方,罗马帝国也在冉冉兴起,但是在他的进程中,似乎不像汉帝国那样顺风顺水。他们都面临着疆域扩大,贫富分化而带来的问题,汉帝国或多或少解决了部分问题,但罗马面临这些问题,兜兜转转,经过了几代人的努力,也没有将这些问题给解决。直到罗马人迎来了凯撒,或许使罗马人看到了曙光,但凯撒遇刺,罗马的乱局又该如何收拾?这都留给了凯撒的继承人屋大维,这个愣头小子如何将罗马这局烂棋给一步一步走活。

罗马人由一个小小的城邦,扩展到一个大帝国,在这期间,罗马人赢得了无数次胜利,获得了无上的荣耀,在光彩照人的背后,又有多少危机在酝酿,在发酵。

第一个问题,罗马人在进行对外扩张,打下了这么多的领土,但他的政治制度却没有配套完成。从适合罗马城邦的政治管理制度,该如何演变成适合疆域广大的罗马帝国?

罗马经过上百年的对外扩张,已经将整个地中海变成了自己的内湖。面临如此巨大的领土和众多的人口,罗马原本的政治制度已经不管用了,可能会有人说罗马人有自己的元老院制,执行官制,保民官制,多好的制度啊。但是要注意的是,罗马一开始是一个城邦,这些制度是服务于罗马城邦的。

问题是,现如今罗马拥有了上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上千万的人口,难道这些制度还适合现如今的罗马吗?就好比中国的秦朝,在秦国统一中国之前,秦国拥有一套军功制,郡县制,中央管理制度,这在秦国本土被灵活运用,但是当秦国统一六国之后,将这套制度推及全国,那它引起的后果是什么?先是陈胜,吴广大泽乡起义,之后便是浩浩荡荡的反秦运动。

秦朝被后世称为暴秦,是不是很好奇,这种制度在秦国本土没问题?但扩大到全国问题就来了,此时的罗马帝国面临的问题也是如此。如何去管理边疆不发生动乱,如何管理人口这个问题,便使得罗马人找了上百年,到了到了屋大维时期才得到了解决。

第二个问题便是罗马人在对外进行扩张时,战争之后分享胜利果实。罗马人讲的是多劳多得,有钱人出力多,出钱又出粮,那么他们分得的战利品就多;而穷人出的力少,那么他们的战利品就很少。

最终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出现了严重的贫富分化现象。这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大部分的资源全部掌握在较少数人手中,大部分人很穷,那么这个国家就危险了,这肯定会发展成社会的不安定因素。罗马越往后发展这种情况越严重。

比如在罗马刚开始的那100年间,20%的罗马人当过兵,他们一次性服役七年,去外部扩张,然后回家种田,但是等这些士兵七八年回家之后,看到的是田园荒芜了,家人也快被饿死了,有的已经把家中的田地给卖了,这些士兵一下子变成了贫农。

在罗马共和国时期,这种情况十分严重,这些沦为贫农的士兵,自己什么东西也没有了,他们便会跑到最繁华的罗马城中寻找生计,最高峰的时候这些人大约有32万,占到了罗马公民的1/3,从中可知罗马的贫富分化已经严重到什么程度?

这时就可能会出现一种势力,便是军阀,这些军阀一看穷人吃不上饭,那就跟着我走吧,有饭吃。一旦这些人加入军阀,他们就成为独立于规则之外的一个暴力机器。比如三头时代的克拉苏,庞培,还有以后的凯撒,这些人都是军阀。

这些问题愈演愈烈,必须得有人来解决这些问题。这时一个影响罗马甚至后世的人登上了历史舞台,这便是奥古斯都屋大维。

这些矛盾在罗马的扩张中发酵,先是格拉古兄弟进行的改革,弄了两个方法,一个叫小麦法,另一个叫土地法。面对社会的贫富分化,这俩兄弟做的比较直接,赶紧让有钱人来掏钱掏地,但显然这触动了贵族阶级的利益。

在接下来的上百年中,几轮军阀混战,这些问题依然很尖锐,直到凯撒的出现,凯撒将自己扮演成穷人和富人的粘合剂。凯撒依仗拥有强大的军权,他便使用专制的方法来打压元老院,进行缓和社会阶级。

比如当时凯撒在元老院发表演讲,他认为格拉古兄弟的两个方法不错,他不征求元老院的同意,便直接颁布政令,元老院也拿他没有什么办法,凯撒的专制统治取得了一定的好处,但是他将元老院打压得如此厉害,那么这肯定会反弹。

不出所料,凯撒遇刺,元老院的大佬们派了14个人去行刺凯撒,凯撒被捅成了血窟窿,凯撒就这样死了。元老院以为将独裁君给杀了,会获得老百姓的爱戴,但是老百姓已经不鸟这些元老院的人了。

凯撒虽然死了,但国家依然得进行运行,矛盾依然存在。凯撒一死,罗马帝国的粘合剂不见了,但也非常好奇的是,恺撒指定的第一继承人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这便是屋大维,当时的屋大维才19岁,还是一个愣头青,也没有什么政治经验。

面对如此乱局,上百年社会矛盾,面对凯撒的尸体,那他该如何做呢?屋大维做了一件非常明智的事,以凯撒遇刺为由,惩治凶手,将元老院给血洗了一番。将元老院这部分权贵给打压了,面对军阀与元老院杀来杀去,屋大维先将元老院给剁了,那接下来该是军阀了。

当时凯撒给屋大维留下了辅佐屋大维的大军头安东尼。屋大维知道安东尼在军队中辈分高,威望大,自己也没有什么军功,他是不可能服从自己的。那该怎么办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屋大维对掌握罗马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他得将军阀给削弱呀!他表面和安东尼好得不得了,是一辈子的好基友。但是屋大维一直防着他,屋大维必须得将自己和安东尼绑在一起,他先逼安东尼离婚,之后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安东尼,让他们生儿子。

这样屋大维就将安东尼绑在自己的战车上了,你们生出来的儿子有我的血统,咱们是亲戚。从此消除了军头对执政官,对于罗马现行体制的威胁,这是他的第一步棋。将院子打扫干净,再开始支锅做饭。

当安东尼死后,屋大维跑到元老院中,给这些大佬们说“我们恢复共和吧,我可不想像凯撒一样被人捅死”。元老院中的大佬拍手叫好,“好啊,好啊”,元老院中的人就说咱们得有来有往呀,就给屋大维封了一个奥古斯都的名号,这个词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是一个很伟大的人,是一个圣人。

他们的关系和好了不少,屋大维又提出“现在国内已经很安定了,但边疆很乱,要不这样吧,我们将帝国分为两部分,富裕的行省归元老院管,边疆地区归我管,我给你们提供安全保障”,元老院的一堆人又拍手叫好,越看屋大维越顺眼。但是元老院这一做法无疑是将军权交给了屋大维,经过了上百年探索,中央管理制度算是建立了雏形。

屋大维潜移默化的开始定了很多的规矩,比如说征收遗产税。贵族们有钱吗,交点来建国家吧,有钱人当然不愿意,屋大维就说“这样吧,咱们得养军队吧,我带头捐钱”(当时屋大维将埃及已经打下,作为自己的私人领地,非常有钱)。

富人一看屋大维都捐钱了,自己不捐的话,不是那么回事,所以这些有钱人也不得不捐钱。就这样潜移默化进行财富再均衡,屋大维作的另一点也非常的好。将元老院的氛围弄得特别好,屋大维的口才不好,但是喜欢在元老院演讲,元老院的人就跟他咋乎。

如果屋大维说出一条不对的地方,下面的人就反驳他,好几次怼的屋大维摔门而出。他手下的军官就问他,你怎么受这种窝囊气?屋大维微微一笑,“不错了,就这个气氛好,只要不对我掏出剑,对着我剑拔弩张,我就知足了”。

所以说屋大维将国家统治管理制度以及社会财富严重分化的现象给削弱了,为之后罗马建立帝制打下了基础。

面对上百年的矛盾,屋大维打出了一套组合拳,将这局棋给下活了。他解决了统治疆域领土扩大了之后的问题,缓和了元老院与军阀的关系,极大的促成了社会财富再分配,他也为之后罗马建立帝制打下了基础。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