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E htmlhtmlheadtitle data-vue-meta=true更无聊的历史课罗马共和国61(泽拉战役) – 哔哩哔哩

之前的故事至于接下来的发展肯定是有帮助的,但是这一次好像关联性并不怎么大。

整个罗马共和国除了庞培之外,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从他手里夺走这个位置。

也因此在庞培输了之后,凯撒就必须要充分的展示他的外交的才能,让东方的这些王国尽可能的再次臣服在罗马的麾下。

一旦开启了原本很多看起来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真处理起来会显得相当的麻烦。

所以原本庞培死了之后凯撒应该立刻回到罗马共和国,在那里进行各种各样的改革,并且解决其余的麻烦。

埃及新继任的法老,一改之前对罗马的依赖,拒绝让罗马参与到他们的内部事务,并直接选择召集大军解决掉凯撒。

即使他号召了一大堆奴隶民兵还有两万多的军队不断的围攻凯撒的军队,但依然收效甚微。

轻轻松松的就击溃了埃及一半的兵力,并且在之后凯撒的带领下赢下了整场大战。

不过这场战争对于凯撒来说,除了将他在城市里面拖延了几个月之外,还引发了一场更加严重的灾难。

米特拉达梯六世之子,法尔纳凯斯二世似乎也决定效仿他的父亲,想要给罗马找一点麻烦。

这个博斯普鲁斯原本是本都国的附属王国,上一任的国王是米特拉达梯的皇长子,也就是他的大哥。

然后,庞培就再重新征服了这个国家之后,决定在米特拉达提的儿子里找个继位者。

他们并不甘愿自身所统治的地盘只有那么一点点,他们所向往的是扩张,扩张,扩张。

一般这种国王要么将自己的王国带入兴盛,要么就把自己的王国带进绝望的深渊。

在罗马一直兴盛的时候,他这位小国国王自然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够默默积蓄实力等待着机会。

之前和罗马的战争为他留下了一批百战之士,再加上他常年以来对这些人利用罗马训练方法加以训练。

因此在罗马,内战受伤惨重了,东方同盟国几乎没有办法阻挡法尔纳凯斯二世的攻击。

当时因为凯撒深陷埃及的民兵海里面,这三个军团被迫要抽的两个军团前去支援凯撒。

而驻扎在这里的指挥官,为了应对法尔纳凯斯的进攻决定启用当地的士兵,临时组成四个军团来对方。

由于双方的战斗一直都十分的浓郁,所以很快他们就在一个内陆的小城开启了站着。

这场战争有趣的点就在于,虽然这场战争里的罗马人非常的少,可能只有一个军团的,但是双方使用的战法无一不是罗马的战法,双方训练出来的士兵无一不是用罗马的训练方法训练出来。

原本像这种中亚地带,他们所秉持的战斗方法要么是接近于游牧民族的战法,或者是波斯帝国的战法,又或者是希腊民族的战法。

但是由于在之前被庞培和卢库鲁斯还有苏拉三个一流将领轮流上场吊打了一番,整个中亚地带学习的方向也就变了。

虽然他们凭着两翼的步兵很快的驱散掉了对方两翼的骑兵,也让中路的士兵成功越过对方挖的站好,来到了对方的方阵。

但是临时招募过来的军团,并没有办法突破对方中路的防守,也没有办法在对方两翼骑兵的夹击之下扛住对方的攻击。

但没有关系,因为凯撒已经解决了埃及的麻烦,并决定亲自来东方解决这个东方的麻烦。

凯撒的到来带来了更多的罗马军团,虽然他手下有依旧有重组的本都军队以及加太拉的军队。

有的时候战场上战力较低的士兵产生溃败,往往会让那些战力较高的士兵无法发挥完全的战力,并让对方找到机会完成一波流。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其实罗马将领都更加希望手下都是罗马军团,而不是临时征招的本地士兵。

当然,对于凯撒而言,除了罗马军团之外,高卢士兵和日耳曼骑兵应该也是可以接受。

至于战力下降的问题,反正罗马军团是如此的精锐,下降一点,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法尔纳凯斯二世这位,在听到凯撒亲自率领更多的罗马军团之后立刻就怂了,立马退回了本都境内准备固守山地。

哦,不对,这玩意儿好像他父亲就已经拿出来用过,然后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被淘汰的东西果然还是应该送进博物馆里,而不是出现在战场上。

而凯撒的应对则是在战场附近找一座山,决定在那里挖战壕来应对这古老的器具。

另外,法尔纳凯斯二世手中的军队好像是两万人,凯撒手中的军队大概是1万左右。

因此,除非是进攻方,否则一旦被找到弱点,很难利用战车来直接横推掉对方的战线。

在这些战车费力爬坡之时,罗马军团已经快速的从工地现场赶到了战斗现场,然后拿起手中的标志性长枪从山坡向下攻击。

但是高速冲锋让他们失去了秩序,分成了三三两两的部队,根本没有办法和上面罗马军团的进行对抗,甚至还直接被反退了下来。

而下方还没来得及进攻的部队,也因为被上方的溃军给冲散了军阵,被上方一路冲下来的罗马军团给直接打崩。

就算是逃到了他们预设的营地也没有任何用处,因为他们根本来不及休整,就被罗马人一路横推了。

说实在的,他以前打过这么多场艰苦的战役,都没有说过这句话,在这么顺利的战绩说这句话真的是有种讽刺的意味。